搜索

您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>新聞中心>>公司新聞

新聞中心
五問(wèn)通信亂象:用戶(hù)信息為何會(huì )泄露?

類(lèi)別:公司新聞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-10-04 01:12:06   瀏覽:1059 次

數據顯示,上半年全國垃圾短信的總量為199億條,每月人均接收垃圾短信7條;騷擾電話(huà)出現總量為392億次,每月人均接收騷擾電話(huà)14次。自9月1日起,根據工信部要求,被稱(chēng)為“史上最嚴手機實(shí)名制”全面推行,對遏制電信騷擾這個(gè)“老大難”的作用究竟如何?

這是一個(gè)沒(méi)有隱私的時(shí)代。這是一個(gè)手機響鈴不止的時(shí)代。

“我就在購物中心附近填寫(xiě)了一張辦理會(huì )員卡的信息單,結果第二天就接到騷擾短信,是征詢(xún)發(fā)票代理的?!秉S女士對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說(shuō),“在填寫(xiě)問(wèn)卷時(shí),我使用的是化名,所以看了短信后,非常確定個(gè)人信息就是填寫(xiě)信息單后泄露的?!?/span>

不僅如此,黃女士的朋友也曾被電話(huà)騷擾,并且經(jīng)歷更為離奇?!八皇窃跒g覽網(wǎng)頁(yè),并沒(méi)有輸入任何個(gè)人信息,結果網(wǎng)頁(yè)相關(guān)企業(yè)就給他發(fā)短信和打電話(huà)了?!?/span>

相較以上兩位,王女士遭遇電信騷擾的性質(zhì)則更加惡劣,已構成詐騙行為。據介紹,王女士于今年8月在阿里旅行的海航官方旗艦店上購買(mǎi)了一張廣州飛至北京的機票,不料航班起飛前一天接到短信,通知航班取消,需要回撥給短信提示的400開(kāi)頭電話(huà)進(jìn)行航班改簽,改簽費20元。

“當時(shí)我正在外辦事,沒(méi)有特別留意短信號碼是否屬于官方?;負苓^(guò)去后,對方精確知道我的姓名、航班信息和身份證號,令我深信不疑?!蓖跖肯?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介紹道。隨后,對方要求王女士向指定賬號支付20元改簽費。直到王女士與官方核實(shí)信息時(shí),才發(fā)現自己上當了。

更令人憂(yōu)心的是,類(lèi)似的電信騷擾已不是個(gè)別案例,而是普遍現象。近日,某手機衛士發(fā)布了《2015上半年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移動(dòng)安全報告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報告》),對垃圾短信、騷擾電話(huà)等6大移動(dòng)安全問(wèn)題做了系統專(zhuān)業(yè)的調研和分析?!秷蟾妗凤@示:截至2015年6月,全國垃圾短信的總量為199億條,每月人均接收垃圾短信7條;騷擾電話(huà)出現總量為392億次,每月人均接收騷擾電話(huà)4次。

自9月1日起,根據工信部要求,被稱(chēng)為“史上最嚴手機實(shí)名制”全面推行,未及時(shí)完成實(shí)名制登記的用戶(hù),運營(yíng)商將對其進(jìn)行停機處理。實(shí)名制的出臺,對遏制電信騷擾的作用究竟如何?電信騷擾背后究竟構成怎樣的產(chǎn)業(yè)?治理電信騷擾在立法層、執法層、監管層等方面究竟遇有怎樣的障礙?面對電信騷擾,用戶(hù)應該何去何從?

一問(wèn):用戶(hù)信息為何會(huì )泄露?

事實(shí)上,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及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飛速發(fā)展、網(wǎng)民人數不斷攀升的過(guò)程中,超過(guò)半數網(wǎng)民的個(gè)人身份信息和個(gè)人網(wǎng)上活動(dòng)信息均遭到泄露。

今年7月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協(xié)會(huì )12321網(wǎng)絡(luò )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12321舉報中心)公布《中國網(wǎng)民權益保護調查報告2015》。報告顯示,78.2%的網(wǎng)民個(gè)人身份信息被泄露過(guò),包括網(wǎng)民的姓名、手機號、家庭住址、身份證號等;63.4%的網(wǎng)民個(gè)人網(wǎng)上活動(dòng)信息被泄露過(guò),包括通話(huà)記錄、網(wǎng)購記錄、網(wǎng)站瀏覽痕跡等;49.9%的網(wǎng)民個(gè)人通訊信息(即時(shí)通訊記錄、手機短信等)被泄露過(guò)。

“目前黑色產(chǎn)業(yè)鏈(簡(jiǎn)稱(chēng)黑產(chǎn))已是數千億的市場(chǎng)了,電信騷擾詐騙是其中之一?!痹鴱氖缕髽I(yè)安全工作多年的李明告訴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,“從數據獲取、數據販賣(mài),到實(shí)施騷擾,一系列環(huán)節已形成完整的產(chǎn)業(yè)鏈條?!?/span>

據李明介紹,目前當日即時(shí)數據(類(lèi)似于火車(chē)站、航空公司等的用戶(hù)信息)的市面價(jià)是10-20元/條不等,企業(yè)數據視其價(jià)值可賣(mài)到幾十萬(wàn)到上百萬(wàn)元,“黑產(chǎn)”QQ群里每天都有吆喝著(zhù)販賣(mài)數據的人。

在巨大的利益驅動(dòng)下,“黑產(chǎn)”從業(yè)者甚眾,而電信騷擾詐騙也已形成一整套高度流程化的分工,以逃避偵查及取證。其中,信息泄露環(huán)節就有多種可能:企業(yè)用戶(hù)數據系統被黑客入侵;企業(yè)“內鬼”販賣(mài)用戶(hù)數據;用戶(hù)手機中存在惡意軟件、病毒、木馬竊取信息;惡意WIFI以設伏方式截獲信息……用戶(hù)可能在完全沒(méi)有察覺(jué)的情況下,個(gè)人信息早已被一覽無(wú)余。

針對前述“航班取消”案例,記者分別向阿里旅行、海南航空公司進(jìn)行了數據系統安全方面的核實(shí)。阿里旅行相關(guān)人員告知記者,其數據系統是經(jīng)過(guò)公安部門(mén)安全性檢測的,而海南航空方面則表示,公司在加強購票渠道上有自己的風(fēng)險防范,并且通過(guò)第三方公司進(jìn)行獨立的安全檢查驗證。

“再安全的系統都與人有關(guān),哪怕管理再?lài)栏?,只要利益驅?dòng),有查詢(xún)權限的人就可能與不法分子產(chǎn)生交易?!崩蠲髦赋?,“但確實(shí)難以斷定是哪個(gè)環(huán)節出了問(wèn)題?!?/span>

二問(wèn):為何騷擾分子難歸案?

“通訊信息詐騙案發(fā)量呈爆炸式增長(cháng),破案率低到不好意思說(shuō),大概不超過(guò)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?!贝饲?,某省刑偵總隊重案支隊負責人公開(kāi)表示。

據資料顯示,2008年以來(lái),我國通訊信息詐騙發(fā)案數保持年均20%至30%的增速。2014年,在公安部門(mén)高壓打擊和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支持配合下,有關(guān)整治工作取得一定進(jìn)展。然而,2015年以來(lái),部分地區此類(lèi)犯罪發(fā)案率再次“爆表”:2015年1月1日至2月25日,上海市此類(lèi)案件接報444起,同比上升76%。其中,既遂案件419起,同比上升89%;涉案金額逾7000萬(wàn)元,同比上升1260%。

通訊詐騙的整治尚且如此,更遑論發(fā)票代理、保險推銷(xiāo)、企業(yè)廣告等商業(yè)推銷(xiāo)類(lèi)騷擾短信。

“總體來(lái)講,對于人們反映最多的商業(yè)推銷(xiāo)電話(huà),我國目前沒(méi)有很明確的法律進(jìn)行管制?!北本┼]電大學(xué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謝永江向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介紹道。盡管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42條中,對多次發(fā)送“其他信息”干擾他人正常生活做出相應規定,“但實(shí)際上,如果某個(gè)電話(huà)不是連續騷擾你,而是偶爾給你打一兩次電話(huà),很難認定為‘干擾他人正常生活’?!?/span>

除法律的空白之外,騷擾分子的歸案還涉及跨部門(mén)協(xié)作?!霸谀壳八械姆梢幷轮贫戎?,詐騙或騷擾案件都是處理人。這就造成了騷擾詐騙的行為數據掌握在通信管理部門(mén),但抓捕疑犯需要公安部門(mén)出馬的局面?!敝袊ヂ?lián)網(wǎng)協(xié)會(huì )12321舉報受理中心副主任郝智超指出。由此,加強兩部門(mén)的配合至關(guān)重要。

“要加強配合,首先需要加強對黑色產(chǎn)業(yè)鏈的研究?!惫ば挪恐袊畔⑼ㄐ叛芯吭寒a(chǎn)業(yè)與規劃研究所顏麗向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表示。在顏麗看來(lái),只有將重點(diǎn)“黑產(chǎn)”結合起來(lái),定位出治理“源頭”(廣告主、非法設備經(jīng)營(yíng)者或個(gè)人信息販賣(mài)者),才能對網(wǎng)絡(luò )不良與垃圾信息產(chǎn)生沉重打擊?!耙虼?,召開(kāi)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,制定相關(guān)方案,實(shí)現‘精確性’打擊,效果會(huì )好一些?!?/span>

此外,顏麗也指出,實(shí)名制的推行,能夠實(shí)現對短信、電話(huà)發(fā)起者的溯源,從而為治理電信騷擾現象提供依據,也能為公安機關(guān)依法打擊使用“黑卡”從事的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、立案偵破提供基礎?!皩?shí)現實(shí)名制是確保市場(chǎng)健康的前提?!?/span>

三問(wèn):為何運營(yíng)商只能望“號”興嘆?

“運營(yíng)商不比手機安全軟件,無(wú)法在用戶(hù)接到電信騷擾時(shí)進(jìn)行即時(shí)提示。針對嫌疑號碼,運營(yíng)商只能選擇停機或放行?!泵鎸χ刂貕毫?,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國移動(dòng)內部人士坦言,“但在停機前的嫌疑號碼鑒定時(shí),運營(yíng)商有三大難:取證難、跨網(wǎng)難、跨地域難?!?/span>

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第四十條和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》第六十六條,我國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護?!耙虼?,在沒(méi)有證據的前提下,若運營(yíng)商把騷擾電話(huà)關(guān)停,騷擾分子就此上訴,一告一個(gè)準?!焙轮浅f(shuō)。

“短彩信比較好溯源取證,但騷擾電話(huà)比較麻煩?!鼻笆鲋袊苿?dòng)內部人士稱(chēng)。目前,中國移動(dòng)在接到用戶(hù)進(jìn)行騷擾電話(huà)投訴后的通行辦法是,安排撥測團隊進(jìn)行回撥以收集證據,“但大部分號碼都是不接或接不通?!?/span>

跨網(wǎng)與跨地域也是造成目前查處難度的原因。據了解,目前許多騷擾號碼涉及跨省操作,用戶(hù)舉報給當地運營(yíng)公司后,當地運營(yíng)公司需協(xié)調騷擾號碼所在地的省公司核查,省公司再到市公司,流程漫長(cháng)。此外,如果溯源之后,發(fā)現是其他運營(yíng)商的號碼,追查就進(jìn)行不下去了。

近來(lái),在監管部門(mén)的壓力下,運營(yíng)商的態(tài)度也開(kāi)始逐漸有了轉變。今年的3·15晚會(huì )曝出騷擾電話(huà)、利用電信工具實(shí)施詐騙、違反電話(huà)實(shí)名制辦卡等問(wèn)題后,3月16日,工信部約談移動(dòng)、聯(lián)通、電信三家基礎電信企業(yè)相關(guān)負責人,并連夜責成三家基礎電信企業(yè)和所在省通信管理局進(jìn)行調查,依法依規嚴肅處理有關(guān)責任單位和責任人。

“現在電信騷擾已經(jīng)與省級運營(yíng)商的KPI掛鉤,也會(huì )涉及罰款。當騷擾投訴超過(guò)設定限額后,多一條騷擾號碼投訴將罰款數千元?!焙轮浅榻B,“這一規定前兩年就有,但近來(lái)實(shí)行得越來(lái)越嚴格?!?/span>

四問(wèn):軟件商還能如何作為?

在短時(shí)間內信息泄露難以徹查、騷擾分子難以繩之于法、運營(yíng)商難有作為的現狀下,處于終端的安全軟件遇神殺神、遇佛殺佛,倒是為用戶(hù)擋下不少騷擾信息。據艾媒咨詢(xún)數據顯示,截至2015年第二季度,中國手機安全用戶(hù)規模達到4.87億,同比增長(cháng)14.86%,環(huán)比增長(cháng)3.18%。中國手機安全軟件在手機網(wǎng)民中的滲透率達到74.2%,呈現出平穩增長(cháng)態(tài)勢。

安全軟件的“強大”之處在于,用戶(hù)在接到騷擾短信或電話(huà)后,可利用安全軟件對其進(jìn)行騷擾標記。其他用戶(hù)在看到標記后,便可根據自己的情況與需求選擇查收/接聽(tīng)或拒收/掛斷。

但郝智超也指出,在騷擾號碼的認定和處置上,目前還欠缺統一的標準?!坝行┨柎a在安全衛士平臺上已被標記到1萬(wàn)次,可仍然能夠外撥——難道就不能干脆把它停掉嗎?”

此外,標準的欠缺還體現在,一些被標記為騷擾電話(huà)的號碼,反倒是正規銀行、運營(yíng)商、企業(yè)客服等。因此,電話(huà)邦戰略合作部副總裁劉博濤認為,建立可信號碼信息服務(wù)聯(lián)盟,通過(guò)大數據分析增加標記準確度,聯(lián)合手機廠(chǎng)商鼓勵用戶(hù)主動(dòng)糾錯后,再統一進(jìn)行人工電訪(fǎng)核實(shí),可能是解決之道。

據悉,12321舉報中心在工信部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指導下,正積極與運營(yíng)商、安全廠(chǎng)商進(jìn)行溝通,力圖就此提出認定騷擾號碼的相關(guān)規定。而在郝智超看來(lái),大數據分析在判斷騷擾號碼時(shí),確實(shí)有其一定的依據性?!艾F在客戶(hù)端的標記,已可以足夠認定該號碼的騷擾行為。未來(lái)我們或許可以設定一些條件,通過(guò)標記渠道、標記次數、撥打行為等多個(gè)指標的綜合分析,來(lái)鎖定騷擾電話(huà),直接對其關(guān)停。萬(wàn)一出錯,也留一個(gè)申訴渠道?!?/span>

這也意味著(zhù),建立全行業(yè)統一的舉報投訴平臺亦至為關(guān)鍵。然而目前的情況是,安全廠(chǎng)商各自為陣,自成體系,致使用戶(hù)舉報分散,難以形成合力。

在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的采訪(fǎng)過(guò)程中,多家安全廠(chǎng)商的相關(guān)負責人就此均表達了開(kāi)放合作的態(tài)度。但也有一位不愿具名的安全專(zhuān)家表示,建立統一平臺的愿景是好的,但具體實(shí)施難度較大?!叭绻善髽I(yè)來(lái)推動(dòng),每家企業(yè)的數據和商業(yè)能力各不相同,如何實(shí)現數據共享的公平性很重要。如果是監管層來(lái)推動(dòng),如何統一各個(gè)安全軟件的標記標準、建立完整的舉報機制需要考量?!?/span>

五問(wèn):用戶(hù)自身應該怎么辦?

作為電信騷擾的受害者,要改善目前的處境,用戶(hù)唯有增強自身的“攻”、“防”之道。

“防守”方面,用戶(hù)首先需要提升自身對個(gè)人信息的保護意識。用戶(hù)應通過(guò)正規渠道購買(mǎi)手機,選擇正規售后維修點(diǎn)進(jìn)行維修,為手機安裝安全軟件并定期查殺病毒,不要隨意點(diǎn)擊可疑廣告、短信、二維碼和輕易下載來(lái)歷不明的APP,不要輕易連接免費及不設密碼的WIFI,關(guān)閉手機中一些不必要的、可能泄露用戶(hù)私密信息的服務(wù),如位置服務(wù)等。

其次,用戶(hù)還應加強個(gè)人維權意識,據郝智超介紹,12321舉報中心關(guān)注電信騷擾的初衷,就是希望能提供給用戶(hù)一個(gè)申訴渠道?!拔覀兙褪窍敫嬖V用戶(hù),有這么個(gè)地方可以管這件事?!焙轮浅f(shuō)。

除了提升自我防范意識和維權意識之外,用戶(hù)對電信騷擾防治的參與,也至關(guān)重要。據統計,目前某安全衛士平臺每天騷擾電話(huà)的標記量為459萬(wàn),某電腦管家為171.1萬(wàn)等,這與廠(chǎng)商們動(dòng)輒數億的用戶(hù)數相比,不值一提。

“對騷擾詐騙電話(huà)的鑒別,絕不可能僅靠運營(yíng)商撥測團隊來(lái)逐一認定,唯一的方法是發(fā)揮咱們群眾的力量,讓用戶(hù)積極舉報和參與進(jìn)來(lái)?!焙轮浅赋?,“現在一個(gè)電話(huà)看似被標記幾十次,背后可能還有很大一部分用戶(hù)是置之不理的?!?/span>

在采訪(fǎng)中,前述的王女士也對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表示,自己平時(shí)很少會(huì )去標記騷擾電話(huà)或短信?!坝袝r(shí)候,看到是騷擾電話(huà)就掛掉,但掛完會(huì )繼續做自己的事,沒(méi)想到要去標記?!?/span>

但謝永江指出,雖然目前有維權成本較低的投訴舉報機制和屏蔽來(lái)電軟件,但處理效果和反饋機制往往不盡如人意。所以,增強相關(guān)機制和軟件對騷擾號碼的制約作用,尤其需要注意。

国产日韩一区二区精品无码-www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-99精品国产兔费观看久久99-欧美丝袜一区二区